<rt id="kimiy"></rt>
<acronym id="kimiy"><optgroup id="kimiy"></optgroup></acronym>
<rt id="kimiy"></rt>
<acronym id="kimiy"></acronym>
<rt id="kimiy"><small id="kimiy"></small></rt>
<tr id="kimiy"><optgroup id="kimiy"></optgroup></tr>
<sup id="kimiy"></sup><acronym id="kimiy"></acronym>
<rt id="kimiy"></rt>
<rt id="kimiy"><optgroup id="kimiy"></optgroup></rt>
首頁 看中國 最熱點 望全球 老百姓 法與理 民生苑 正能量 文體娛 十九大

八卦

中國民生網總編辦公室
旗下欄目: 八卦 娛樂 體育 明星
來源:投稿 編輯:俠名 發布時間:2018-10-07 21:48
摘要:胡景暉用一種悲情而激烈的方式 離開自己服務了18年的我愛我家 8月20日 我愛我家發布公告稱 因個人原因 胡景暉辭去我愛我家公司副總裁職務 胡景暉未直接持有公司

  胡景暉用一種悲情而激烈的方式,離開自己服務了18年的我愛我家。

  8月20日,我愛我家發布公告稱,因個人原因,胡景暉辭去我愛我家公司副總裁職務,胡景暉未直接持有公司股份。

  從8月17日炮轟自如和蛋殼推高租后,胡景暉迅速卷入一場離職“羅生門”。胡景暉認為鏈家董事長左暉打電話施壓,迫使我愛我家董事長謝勇“切割”自己,但前者截圖澄清,后者沉默不語。

  左暉也許不會管我愛我家的“內政”,但北京住建委對部分長租公寓的約談,可能觸動了謝勇的神經。今年完成曲線上市的我愛我家,原先的創始人兼股東已經全部套現離開,隨著擅長資本運作的謝勇入主,我愛我家似乎有了彎道超車的機會,也迎來重大戰略決策轉向時刻。

  但上市后的我愛我家到底該怎么轉向,也許是謝勇和胡景暉一開始就有的矛盾點,只不過,胡景暉選擇將這種矛盾公之于眾,并最終讓自己出局。

  胡景暉的“人肉炸彈”

  8月17日,胡景暉表示,以自如、蛋殼公寓為代表的長租公寓運營商,為了擴大規模,以高于市場正常價格的20%到40%爭搶源,人為抬高收價格,而且這些長租公寓重裝修、N+1出租模式加劇了租房價格上漲,長租公寓企業一味滿足資本市場的胃口,現在發展嚴重跑偏。

  胡景暉的這一番言論,宛如在業內投下一枚炸彈。

  自如當日發布聲明稱,不存在參與市場不良競爭、哄抬房價的行為,長租公寓不具備影響操作整個租賃市場價格的能力。

  當日稍晚些時候,我愛我家官方發布的聲明,中國民生網,撇清與胡景暉相關言論的關系,稱所有言論系胡景暉個人看法,并不代表我愛我家的觀點。

  時隔一日,事情開始迅速往前推進。8月18日早間,胡景暉發微信朋友圈宣布辭職。他對媒體表示,自己在8月17日經歷了謝勇的“末日審判”,因為左暉打電話向謝勇施壓,聲稱如果我愛我家不管好胡景暉,鏈家將跟我愛我家全面開啟輿論戰。謝勇于是選擇“切割”胡景暉。

  當日午間,左暉迅速作出回應,稱其對我愛我家集團董事長兼CEO謝勇表達的是“同意大家要一起為行業發展努力,對我愛我家內部事情沒有任何觀點”。

  8月19日,胡景暉倉促召開媒體個人溝通會,稱自己相信左暉沒有主動聯系謝勇,應該是謝勇主動聯系左暉,但電話內容沒有錄音,所以無法佐證。他與左暉認識20年,左暉一直是行業內崇拜和學習的對象,甚至他對于早年沒有接受左暉的挖角感到后悔。

  但據AI財經社報道,胡景暉炮轟“自如”后跟謝勇解釋:“人家要辦我們,我說老大你怕什么?我們屁股上又沒有屎。本來就是他們做錯了,我們不用怕。相寓(我愛我家旗下平臺)是整個長租公寓領域唯一掙錢的企業,其它企業都不掙錢。如果不掙錢,長期這樣下去,還會有后續資本進來嗎?一定沒有了。”而謝勇對此的回應是:現階段只想埋頭做事,不想得罪鏈家。

  如果將時間撥回到6月,胡景暉代表我愛我家跟鏈家互掐,沖鋒陷陣,抨擊鏈家的貝殼找房,并且主動促成了姚勁波入股我愛我家,加強我愛我家同58同城的聯盟關系。然而跟58同城的聯盟不過兩個月,謝勇的表態已經成為“不想得罪鏈家”。謝勇不想得罪的,真的只是鏈家嗎?

  至于胡景暉,其表示日后的創業方向是做私募基金,他說:“我發現,如果你是個打工的,跟老板談條件是不可能成功的。真正能成功的條件是,你也變成老板,你也變成資本,就可以談成功了。下一步我要做自己的私募基金。”

  我愛我家的內部矛盾

  胡景暉在我愛我家工作18年,言論犀利,宛如我愛我家的代言人。而謝勇通過昆百大并購成為我愛我家的新掌舵者,今年以來頻頻為公司新戰略表態。

  胡景暉說:“我第一次見到謝勇是去年蘇州的精英峰會,他是個溫文爾雅的資本市場的老司機。” 上海交通大學上海高級金融學院金融EMBA畢業的謝勇,通過資本運作方式,完成昆百大A對于我愛我家“蛇吞象”般的收購。

  我愛我家曲線上市后,原先的創始人兼股東已經全部套現離開。謝勇成為我愛我家的掌舵者之后,對這家公司的發展作出了新的部署。謝勇表示,上市后的我愛我家在二手房和新房業務方面并沒有大規模擴張計劃,但會主動擴張長租公寓產品。

  無冕財經(ID:wumiancaijing)發現,在我愛我家的2017年財報中,其2018年的經營計劃中,長租房的資產管理業務頗受重視,除了推進 B 端合作,還會持續進行與新金融產品結合的探索和完善,包括探索 ABS (資產證券化)業務,推進REITs(房地產信托憑證)模型建立及落地,推進 C 端裝修分期、業主年付等產品落地;推進組織優化落地,IT 系統全國上線。

  我愛我家與海爾金控在今年3月簽訂戰略合作協議,擬就智能家居、家電采購、租賃運營和配套金融解決方案開展“長租公寓+海爾家居家電+海爾金融”的合作模式,打造兼具戰略協同效應和財務投資回報效應的合作平臺。

  對于我愛我家的長租公寓項目相寓,胡景暉稱“是整個長租公寓領域唯一掙錢的項目”,謝勇也表示2018年會主動發力相寓項目,他曾告訴媒體:“我愛我家的相寓項目,已經開拓了27萬套房子,落地14個城市,從規模上我們應該是全國第一的。資管業務上有一些數據,業主的續簽率高達70%,空置率只有3%。我們服務了超過500萬的租戶和200萬的業主,還會持續進行投入。”

  謝勇選擇加碼長租公寓,其實暗合其在資本運作上的優勢。

  一方面,自如在完成A輪融資后估值超過200億元,而我愛我家目前的市值為132.14億元。在政策支持下,長租公寓被資本看好,如果謝勇想做大我愛我家的市值,發展長租公寓不失為一個捷徑;另一方面,對于金融行業出身的謝勇,在相寓操盤長租公寓與金融產品的結合,應該比擴張二手房和新房業務讓他更加擅長。

  但這些金融產品仍在籌劃當中,就遭遇了胡景暉潑上的一盆冷水。

  胡景暉在8月17日、8月19日兩次強調:由資本推動的長租公寓一旦倒閉,爆倉后的后果會比P2P危機更嚴重,“租客可能會露宿街頭”。

  謝勇也許想走運作長租公寓的資本道路,而胡景暉恰恰站在他的對立面。無論胡景暉真正出局的原因是什么,兩者僅對長租公寓的發展未來就已經有了不可調和的矛盾。

  而更令胡景暉憤懣的是,謝勇對他的“末日審判”讓他發現,職業經理人和老板的地位并不平等,雙方是仰視和俯視的關系。謝勇曾說:“在我看來,當你對一項資產的持股比例超過51%,你就從投資人成為了實際控制人。要么自己親自管,要么找職業經理人來管。我個人覺得,自己的管理能力比較強,所以我親自來管。”

  據我愛我家2017年財報披露,我愛我家現今高管人員共有11名,其中5名為原我愛我家的管理人員,職務都是副總裁,胡景暉是在我家我家工作時間最長的高管。另外5名包括謝勇為昆百大高管出身。

  可以這么說,曲線上市后的我愛我家也許外殼沒有改變,但是內在已經悄無聲息的變了。但身處其中的胡景暉也許并不自知。

  再加上,我愛我家身上背負著對賭協議。我愛我家上市前曾與昆百大A簽訂業績對賭協議。交易方承諾,我愛我家2017年、2018年、2019年實現的扣非凈利潤累積分別不低于5億元、11億元以及18億元。而資料顯示,我愛我家2017年實際實現利潤約5.07億元,業績完成率僅為101.34%,正好壓線完成。

  對賭協議在身的我愛我家對于提高業績應該有迫切的需求,胡景暉押注的是同58聯盟阻擊貝殼,而謝勇押注的是長租公寓。然而胡景暉言論一出,長租公寓處于風口浪尖之下。

  在北京住建委約談北京部分地產租賃企業外,據媒體報道,8月19日,北京市房地產中介協會召開座談會,自如、相寓、蛋殼公寓等10家主要住房租賃企業負責人參加,共同承諾落實“三不得”要求,并承諾不漲租金且拿出手中共計超過12萬套的全部存量房源投向市場。

歡迎轉載回鏈: 胡景暉離職大戲:這其實是我愛我家的一場宮斗?| 民生網
本頁固定鏈接:http://www.wogx.tw/bagua/914537.html
責任編輯:俠名
十一选五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