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kimiy"></rt>
<acronym id="kimiy"><optgroup id="kimiy"></optgroup></acronym>
<rt id="kimiy"></rt>
<acronym id="kimiy"></acronym>
<rt id="kimiy"><small id="kimiy"></small></rt>
<tr id="kimiy"><optgroup id="kimiy"></optgroup></tr>
<sup id="kimiy"></sup><acronym id="kimiy"></acronym>
<rt id="kimiy"></rt>
<rt id="kimiy"><optgroup id="kimiy"></optgroup></rt>
首頁 看中國 最熱點 望全球 老百姓 法與理 民生苑 正能量 文體娛 顧問團

評論

中國民生網總編辦公室
旗下欄目: 評論 社會 熱議 軍事
來源:民生整理 編輯:民生網友 發布時間:2018-09-20 06:34
摘要:中國古代西部邊疆南北管理履歷與教導

中國古代西部邊疆南北管理履歷與教導

  目次

  一 滇緬地緣形勢與中國古代西南治邊:履歷教導

  ——基于中緬邊地汗青變換為線索的考查

  (一) 古來天險阻西域,火食不與華夏爭

  ——滇緬陣勢及其地悅魅政治意義

  (二)兩漢至唐宋時代西南方疆管理及其履歷

  1. 西南夷君長以百數,獨夜郎、滇受王印——兩漢時期西南方疆的拓展及其管理履歷

  2.南詔以兵強地接,常羈制之——唐王朝西南方疆管理及其履歷

  3.從“未遑遠略”到“天戈一指,盡六詔之地,皆為郡縣”——宋元時期西南方疆管理及其履歷

  (三) 驅虎喂豬,崽賣爺田不心疼

  ——明朝西南方疆管理的失誤與教導

  二 西域地緣形勢與中國古代西北邊疆管理:履歷與教導

  (一)西北臂指相連,新疆不固則蒙部不保,繼則京師危矣。

  ——西域陣勢及其地悅魅政治意義

  (二) 千里之差,興自毫端,失得之源,百世不磨

  ——兩漢時代西北邊疆管理的履歷和教導

  (三) 漠北空,鮮卑起,西域安詳壓力演變為整個北方對華夏政權的壓力

  ——三國兩晉南北朝時期西北邊疆管理的履歷和教導

  (四) 傾覆性的效果J適卑雜胡入主華夏

  ——“關隴團體”敦促隋唐王朝成立

  (五)前車可鑒,后人之師

  一 滇緬地緣形勢與中國古代西南方疆管理:履歷與教導——基于中緬邊地汗青變換為線索的考查

  (一)古來天險阻西域,火食不與華夏爭[2]

  ——滇緬陣勢及其地悅魅政治意義

  緬甸位于亞洲東南部、中南半島西部,其北部和東北部同中國西藏自治區和云南省接界,東部與老撾和泰國鄰接,仰光瀕臨伊洛瓦底江。緬甸西部與印度、孟加拉國交界。緬甸南臨安達曼海,西南瀕孟加拉灣。緬甸從南到北長約2090公里,對象最寬處約925公里。陣勢北高南低。北、西、東為山脈環抱。北部為高山區,西部有那加丘陵和若開山脈,東部為撣邦高原。接近中國領土的開卡博峰海拔5881米,為緬甸最岑嶺。

  伊洛瓦底江是亞洲中南半島的大河之一,也是緬甸的第一大河。西部山地和東部高原間為伊洛瓦底江沖積平原,陣勢低平。伊洛瓦底江河源有對象兩支,東源恩梅開江(Nmai Hka,中國境內稱獨龍江),劈頭于中國境內察隅縣伯舒拉山南麓,西源邁立開江劈頭于緬甸北部山區。獨龍江東南流經云南貢山獨龍族怒族自治縣西境,然后折轉西南,進入緬甸,過賈岡南流,稱恩梅開江。兩江在密支那城以北會集后始稱伊洛瓦底江,南流后注入印度洋安達曼海。伊洛瓦底江全長2714千米,流域面積43萬平方千米。在伊洛瓦底江東面并與其北南平行的尚有薩爾溫江(又名丹倫江),為緬甸最長河道。該江源于中國青藏高原唐古拉山南麓,稱為那曲。分開源頭后進入云南境內改稱怒江,入緬段稱薩爾溫江,或丹倫江。入緬后南下在毛淡棉四面,分西、南兩支入安達曼海的莫塔馬灣,并在河口處兩支流間形成比盧島。不含中國境內,河長1660公里,流域面積20.5萬平方公里。

  大凡能崛起為國度者,必有利便之外助;凡有外助,必有通道。緬甸之于印度,其通往中國的階梯要平緩通順很多,縱貫緬甸北南的伊洛瓦底江——其交通意義相等于貫串中國對象的長江和貫串中歐和東歐的多瑙河[3]——給緬甸交通帶來了極大的便利,從中國云南昆明經保山至瑞麗出境至緬甸,陣勢相對平緩坦蕩,是中緬通商經貿的骨干通道,同樣也是中緬相關中抵牾最為偉大的地區,中緬汗青上最強烈的的拉鋸式斗嘴和界線伸縮,也多齊集于這一地區。

  順瑞麗江可達緬甸的伊洛瓦底江并由此直入印度洋,“早在公元前2世紀時,從中國的四川到印度的交通線已經開發”[4]。西漢武帝元狩元年(公元前122年),張騫出使大夏(大夏京城在今阿富汗巴爾赫四面)返來,“言居大夏時見蜀布、邛仗,使問所從來,曰:‘從東南身毒國,可數千里,得蜀買人市。或聞邛西可二千里懷孕毒國(印度)。騫因盛言大夏大漢西南,慕中國,患匈奴隔其道,誠通蜀,身毒道便近,有利無害”[5]。《后漢書》說:“海西即大秦,撣國西南通大秦。”[6]大秦即古代羅馬。《新唐書》還說緬甸:“地亦與波斯、婆羅門接,距西舍利城二十日行。西舍利者,中天竺也。”[7]中國人古時就知經緬甸可入印度至伊朗和地中海。故此,出格是在近代以來當西域或東海被困之后,滇緬通道就成了中國與國際接洽的重要通道;與此響應,汗青的中緬甸界線拉鋸式斗嘴,多齊集在保山經瑞麗至伊洛瓦底江這片坦蕩和相對平緩的地區。

  艾爾弗雷德·塞耶·馬漢看到這一點,他在《亞洲的題目》一文中說:“得到緬甸使印度得以將界線向東推延,從而避開喜馬拉雅山脈,打開了向長江上游地域及中國西部省份施以政治和貿易影響的通道。”[8]1935年2月,中央赤軍在云貴與蔣軍周旋時代,因北上渡江堅苦中央曾有過成立川滇黔按照地的假想[9],個中的重要思量就是南下通道流暢。平靜洋戰役中,日本人大老遠過來睜開對緬作戰,也是為了堵住這條通道。中日兩邊爭奪最劇烈的照舊保山至瑞麗的這條骨干通道。

  明代之前,中國東海尚未呈現危急,此前西南偏向對付華夏諸王朝而言,只是穩邊安民的題目,這可從明王朝在西南設立的一系列打點機構的定名看出,如“車里軍民宣慰使司”“緬甸軍民宣慰使司”“老撾軍民宣慰使司”等[10]。但到明末,東海倭患蜂起,出格是清兵入關后,西南便成了種種反清力氣的聚嘯之地,緬甸之于中國的地悅魅政治的計謀意義也隨之上升,漸成為中國大西南諸力氣獲取外助的重要通道。1937年,日本全面侵犯中國,東海的制海權淪入日本之手,民國當局遷至重慶。由此,緬甸通道對付中國抗戰的計謀意義頓然增升。美國地悅魅政治的重要學者尼古拉斯·斯皮克曼說:

  【日本的擴張權勢差不多完全把我們同俄國和中國的交通截斷了。從俄國和印度到中國的陸路,運輸量有限,沒有可以或許使中國獲得靠近必須的軍需。要想最后擊敗日本,大部門有賴于有用地改進這種環境。[11]】

  1937年,在中國東部被全面封閉的環境下,民國當局遷至重慶后即征云南民工20萬人,用了不到一年的時刻修成了毗連昆明至瑞麗的中國境內段公路,進入緬甸后又繼承建筑了顛末緬北的公路,兩段合稱“史迪威公路”[12],中國由此從境外得到大量計謀物資,為抗克服利提供了有力支持。

  除了經伊朗進入歐洲、經巴基斯坦進入印度洋的通道之外,在中國大西南,由云南經緬甸進入印度洋的通道也大大晉升了緬甸之于中國的地悅魅政治意義:這在平靜洋戰役時代開出的滇緬交通運輸線所施展的重大浸染中獲得了充實表現。其時若沒有緬甸參加,中國的抗戰就會越發艱巨。2011年國度建成渝新歐國際大通道,有了這條通道,中國大西南就有了北上大西北進入中亞的出口,如能再進一步開拓緬甸相接的傳統通道,這樣,中國大西南這盤棋就下活了。

  假如將中緬領土沿北緯25度分為北南兩段的話,中緬界線的北段為青藏高原南部的高黎貢山所脫離。此段為橫斷山脈西部斷塊帶,印度板塊和歐亞板塊相碰撞及板塊俯沖的縫合線地帶,是聞名的深大斷裂縱谷區。山高坡陡切割深,垂直高差達4000米以上,形成極為壯觀的垂直天然景觀。與中印間沿喜馬拉雅的陡峭南麓形成的大部門界線相似,中緬北段界線也不具有接壤國間舉辦大局限戰役的地理前提。縱觀汗青,中緬之間呈現大局限界線糾紛的多齊集在北緯度以南即云南保山以南與緬甸撣邦以東的陣勢相對平緩的界線地帶。元朝始,緬中界線爭奪呈現日益頻仍的地界拉據形勢。

  緬甸地理形勢是南北長對象窄。西面的若開山脈(亦稱阿拉干山脈)和東面的撣邦高原的西東夾擠使緬甸的南北狹長的地形越發突出,這從地悅魅政治上強化了緬甸國防的懦弱性:中國有多個計謀關節,在緬甸,節制了曼德勒,險些就節制了緬甸整個國度不變的關節。這使得緬甸古代京城和沙場都較量齊集在曼德勒一帶。

  (二) 兩漢至唐宋時代西南方疆管理及其履歷

  古代中國與緬甸的相關是中國華夏王朝與緬甸古王朝的邊疆推進和反推進的中磨合而成的。

  1.西南夷君長以百數,獨夜郎、滇受王印——兩漢時期西南方疆的拓展及其管理履歷

  (1)漢朝廷在西南方疆的行政配置及其原則。漢王朝是華夏王朝的影響力及與此相伴的國度邊疆在西南偏向的早期擴展較量快的時期,此前與西南因“道塞不通”而接洽較少。據《史記》記實:

  【西南夷君長以什數,夜郎最大;其西靡莫[13]之屬,滇最大;自滇以北君長以什數,邛都[14]最大。此皆魋[15]結,種田,有邑聚.其外西自同師以東,北至楪榆,名為嶲[16]、昆明,皆編發,隨畜遷移,毋常處,毋君長,處所可數千里。自嶲以東北,君長以什數,徙、筰都[17]最大;自筰以東北,君長以什數,冉駹[18]最大。其俗或土箸,或移徙,在蜀之西。自冉駹以東北,君長以什數,白馬[19]最大,皆氐類也。此皆巴蜀西南外夷狄也。[20]】

  漢時,巴、蜀、廣漢、漢中四郡開通了,漢廷“西至同師,然亦不能臣使也”[21]。戰國時,楚威王曾派莊蹻沿長江而上,攻取巴郡和黔中郡以西的地域,兵至滇池。因秦隨后取得巴郡和黔中郡,莊蹻只有“以其眾王滇,變服,從其俗,以長之”[22]。秦始皇同一中國后,為了有用地節制在夜郎、滇等地設立的郡縣,秦始皇調派將軍常頞率軍筑路,這條路就是汗青上著名的五尺道,并在這里配置了一批官員。漢時,漢廷界線主動退至蜀地。巴、蜀黎民暗通滇界“取其筰馬、僰[23]僮、髦牛,以此巴蜀殷富”[24]。

  敦促華夏王朝力氣向西南擴張的動力是貿易和朝廷對邊疆安詳的必要。漢武帝建元初,番陽縣令唐蒙相識到南越人用財物想使夜郎隸屬,便上書朝廷,言南越王“名為外臣,實一州主也”[25],有西南圖霸之心,建言朝廷“以漢之強,巴蜀之饒,通夜郎道,為置吏,甚易”[26]。“上許之,乃拜蒙為中將,將千人,食重萬余人,從巴、蜀、筰關入”[27]。唐蒙至夜郎,奉勸夜郎及其周邊小邑接管漢派官員。唐蒙回報后,朝廷在此設了犍為郡并派工兵開通從僰到牂柯江的階梯。司馬相如也進言“西夷邛、筰可置郡”,朝廷“使相如以郎中將往喻,皆如西南夷”[28]。自此漢廷在哪里配置了一個都尉,十個縣,劃歸蜀郡。

  從漢廷管理西南方疆的機關看,其計策是眾分其勢,不使一家坐大。詳細說就是使夜郎與南越這兩個大邑之間保持力氣均衡。唐蒙曾在長安扣問蜀商相識蜀與西南的商道,相識到

  夜郎者,臨牂柯江,江廣百余步,足以行船。南越以財物役屬夜郎,西至同師,然亦不能臣使也。唐蒙乃給朝廷上書提議連系夜郎禮服南越:

  【南越王黃屋左纛[29],地對象萬余里,名為外臣,實一州主也。今以長沙、豫章往,水道多絕,難行。竊聞夜郎全部精兵可得十萬,浮船牂柯江,出不料,此,此制越一奇也。誠以漢之強,巴、蜀之饒,通夜郎道,為置吏,甚易。[30]】

  朝廷采用了唐蒙的提議,“乃拜蒙以郎中將,將千人,食重萬余人,從巴蜀筰關入,遂見夜郎侯多同。厚賜,諭以威德,約為置吏,使其子為令。”[31]盡量漢廷的西南方疆大幅南進,但司馬遷照舊識破這些邊邑“屬國”[32]的對漢廷的兩面性,增補說:“夜郎旁小邑皆貪漢繒帛,覺得漢道險,終不能有也。乃且聽蒙約。”[33]

  西漢武帝時因北方匈奴放蕩南犯,武帝取消了在西南夷的仕宦,只在南夷、夜郎置留了兩個縣和一個郡。漢廷節制雖退出西南,但在反匈奴的進程中,漢廷對西南的熟悉反而擴大到印度。公元前122年(西漢元狩元年),張騫出使大夏[34]回來,得知大夏東南相距數千里、邛縣西二千里有“身毒國”即印度[35]。漢廷派有十幾批人從云南偏向西尋印度,均在昆明受阻。后南越起義,漢廷派兵鎮壓后又將原邛都設為越巂郡,筰都設為沈犂郡,冉駹設為汶山郡,廣漢西白馬為武都郡。其間滇王“其眾數萬人,其旁東北有勞浸、靡莫,皆同姓相扶”[36],他們聯手與漢廷作對,漢廷興兵沒落了勞浸、靡莫,滇王歸降并“請置吏入朝”[37]。自此漢廷在滇地設益州郡,“賜滇王印,復長其民”[38]。司馬遷畫龍點睛漢廷西南管理中扶弱抑強、保持計謀均衡的履歷,他說:

  【西南夷君長以百數,獨夜郎、滇受王印。滇小邑,最寵焉。[39]】

  這是一條貫串整此中國領土管理中的重經履歷,用清乾隆的話說就是:“邊夷固當遷就了事,以夷治夷;但不行令其騷擾內陸可也。”[40]

  行政地區配置的第一要義不是成長經濟,而是政治不變。西南行政建制簡豎立,是中國西南方疆形成的物質前題,在此條件下漸次形成了中緬相關。

  (2)漢朝廷與西南方疆遠地的相關來往及其原則。貿易及隨之鼓起的界線磨合,是國度界線形成的首要情勢。公元前5世紀,瀾滄江、怒江中上游地域的傣族部落小國組建同友邦度,這個同友邦度[41]被同時期的華文文籍被稱為“哀牢”[42]。公元51年(東漢建武元年),其首領率2700戶哀求歸順,得光武帝封爵后,“歲來朝貢”[43]。公元69年(東漢永平十二年),哀牢王柳貌“遣子率種人內屬,稱其邑王者七十七人,戶五萬一千八百九十,口五十五萬三千七百一十一”[44],東漢明帝“以其地置哀牢、博南二縣,割益州郡西部都尉所領六縣,合為永昌郡”[45],任西部都尉鄭純為永昌太守。“純與哀牢夷人約,邑豪歲輸布貫頭衣二領,鹽一斛,覺得常賦”[46]。公元76年(東漢建元初年),哀牢王叛,“肅宗募越巂、益州、永昌夷漢九千人討之”[47],官軍于次年“大破斬之,傳首洛陽”[48]。

  漢時與哀牢直接相鄰的是撣國,其地約莫在今云南西部德宏地域和緬甸曼德勒東北部撣邦地域,其南部是正在崛起的驃國。哀牢的衰落晉升了撣國的職位,同時也受到南部的驃國的北擴的擠壓。在這南北夾擊中,撣國倒向更為強盛的華夏漢王朝。公元120年(東漢永寧元年),“撣國王雍由調復遣使者詣闕朝賀,獻樂及幻人,能變革吐火,自分割,易牛馬頭”。 這些雜耍把戲師自稱為“海西人”,“海西即大秦(即羅馬)也,撣國西南通大秦”[49]。第二年,安帝“封雍由調為漢多半尉,賜印綬、金銀、綵繒各有差也”[50]。撣國由此與東漢成立了附屬相關,其南邊安詳也有相等的保障。

  驃國位于伊洛瓦底江中下流地域,舊新唐書對它均有記實:

  【驃國,在永昌故郡南二千余里,去上都[51]一萬四千里。其國境,對象三千里,南北三千五百里。東鄰真臘國[52],西接東天竺國[53],南盡溟海,北通南詔些樂城[54]界,東北拒陽苴咩城[55]六千八百里。[56]

  華言謂之驃,自謂突羅成,阇婆人謂之徒里掘。[57]】

  阇婆的地理位置約莫位于今印度尼西亞爪哇島或蘇門答臘島,也就是說自緬甸南邊的人都稱驃國為“徒里掘”(“突羅成”的變音)。據考古掘客,驃國早期遺址在今緬甸馬圭縣東敦枝西約20公里處。公元4世紀時,驃國進入全盛時期,到7世紀,其統治的邊境已相等廣漠,逐漸擴大并與南詔國產生斗嘴。《新唐書》稱其地“在永昌南二千里,去京師萬四千里。東陸真臘[58],西接東天竺,西南墮和羅[59],南屬海,北南詔”[60]。《舊唐書》說驃國“古未嘗通中國”[61];也就是說,在唐之前,驃國與中國沒有直接來往,但它通過與撣國的斗嘴卻有了與中國的間接來往。

  東漢末,華夏群雄并起,撣國與漢廷附屬相關已名不副實,原永昌郡治下的各部族紛紛自立。撣國在失去漢帝國的軍事支持的同時,也失去了漢帝國的節制,得到獨立成長的自由。

  公元3世紀,華夏三國鼎立。此間對西南政治影響最大的變亂是蜀漢政權(公元221~263年)的成立與諸葛亮的南征。公元225年,諸葛亮率軍南征,削平處所豪強盛姓權勢,逍遙南中,此地正是東漢永昌郡地,蜀國在此地的管理也以寬穩為先。明人楊慎在《滇載記》中說:“諸夷慕武侯之德,漸去山林,徙居平地,建城邑,務農桑,諸部于是始有姓氏。”[62]

  此間南面的驃國也在大局限向北用兵,霸占撣國尊莫、東帕一帶的河山,并繼承向北擴張。撣國必需獨立應對驃國的北犯,而諸葛亮南方寬穩為主的管理政策也有利于撣國盡力向南搪塞驃國。為此,撣國(“勐達光”)借軍事勝利將王城從“勐卯”(瑞麗盆地)南移至“蒲甘姆”(瑞麗江與伊洛瓦底江交匯處往南70公里、今曼德勒省太公城);從此數百年,撣族權勢不絕向南舒展,伊洛瓦底江流域許多部族被撣國吞并。為抵制驃國擾亂,撣王率傣族軍民沿伊洛瓦底江南下,開墾境界、成立城鎮。

  2.南詔以兵強地接,常羈制之——唐王朝西南方疆管理及其履歷

  公元五世紀,中國華夏王朝進入強盛的隋唐期間,驃國又開始不絕擾亂撣國南疆,公元六世紀中期,國勢強大的驃國生齒猛增,驃國與撣國的斗嘴不絕進級,公元586年,驃國為探求新的國都,傾其世界之力北征,一舉占領撣國王城蒲甘姆,撣疆域崩解體,撣國王族(哀牢王族)紛紛避難至哀牢故地,各地頭人紛紛自立。至公元7世紀中葉,處于驃國北面的“自言哀牢之后”的各類權勢在洱海地域成立了六個較大的民族部落,史稱“六詔”,即蒙舍詔、蒙巂詔、施浪詔、浪穹詔、登賧詔、越析詔。

  約于公元633年(唐貞觀七年),松贊干布遷都邏些(今西藏拉薩)成立吐蕃王朝。隨后與唐朝在河西、隴右、關中(今甘肅、青海、陜西一帶)和西域(今新疆、中亞一帶)等地域舉辦恒久爭奪;而南邊因撣國解體,驃國權勢日盛。這迫使唐廷思量扶持新的權勢在從吐蕃的后方即云南和本日的北緬一帶管束吐蕃在西北的擴張的同時,也可以或許阻止緬地驃國的北犯。公元8世紀30年月,南詔在唐朝的支持下,合六詔為一,同一了洱海地域,其區域據《新唐書·南詔傳》所載:“居永昌、姚州之間,鐵橋之南。”[63]在此時代,南詔曾先后接管了唐朝委任的“刺史”“臺登郡王”“云南王”“南詔王”“滇王”等封號。南詔國。《舊唐書》說:

  【南詔蠻,本烏蠻之別種也,姓蒙氏。蠻謂王為“詔”,自言哀牢之后,代居蒙舍州為渠帥,在漢永昌故郡東,姚州之西。[64]】

  南詔王姓蒙,蒙舍龍于653年建詔。“高宗時遣使者入朝,賜錦袍”[65],其子孫、重孫均受大唐犒賞。這時,“自言哀牢之后”的南詔國受到華夏王廷故意扶持,并作為均衡正在崛起的吐蕃和南邊緬人的新的計謀力氣。

  唐朝開元十六年(公元728年),皮邏閣[66]即南詔王位。在位時代,在唐王朝的支持下并吞了其他五詔,使洱海地域統歸南詔統領,將王都從巍山遷至大理,由此成立了同一的南詔國,立都太和城(位于云南大理市南)成為唐廷在西南的橋頭堡。唐開元二十六年(公元738年)九月,唐劍南兵戰吐蕃于安戎城,敗。南詔首領皮羅閣助唐兵反轉取勝,遂求合四面五詔,唐廷許之,唐玄宗封爵皮邏閣為云南王。對此,明人楊慎在《滇載記》有活躍記實:

  【皮羅閣之立,當玄宗開元十六年[67]。受唐封爵為云南王,賜名歸義。于是南詔浸強盛,而五詔薄弱。皮羅閣因仲夏二十五日祭先之期,建松明為樓,以會五昭。宴醉后,羅閣佯下樓伐鼓,舉火焚樓,五詔遂滅。閣賂劍南節度使,求合五詔為一。朝廷許之。于是盡有云南之地。因破吐蕃,卒為邊患。[68]】

  從此,南詔坐大并放蕩擴張,“在它最盛時,大抵上占據今云南及四川、貴州的一部門”[69]。同時,吐蕃勢弱,南詔也“因破吐蕃,卒為邊患”。

  南詔強盛后,隨即與唐王朝發生斗嘴,引起唐王朝于唐天寶十年(公元750)和十三年(公元754年)兩次興兵征伐南詔,南詔打敗唐軍,使唐喪師近二十萬。自此,南詔“北臣吐蕃”[70],公元751年,吐蕃封南詔王閣羅鳳為“贊普鐘”(意思是兄弟之國),“號曰東帝,賜與金印”[71]公元755年安史之亂發作,唐廷力氣從西域大幅回縮,南詔借機北向節制巂州(今西昌),西向節制尋傳(今瀾滄江上游以西至祁鮮山以東)地域。公元790年吐蕃占有北庭、安西,自視力氣足夠強盛,以至向南調頭轉對南詔,這迫使南詔于公元794年(貞元十年),“棄蕃歸唐”[72],與唐訂立盟約后隨即興兵吐蕃,篡奪吐蕃鐵橋(今麗江縣境)等十六城,降其眾十萬。這迫使吐蕃權勢從北庭、安西大幅回撤。吐蕃東擴的勢頭獲得有用遏止。

  另一方面,跟著驃疆域地北向擴大,“南詔以兵強地接,常羈制之”[73]。南詔成為制衡驃國北方的重要屏蔽。為了消解唐廷對南詔的支持,驃國“聞南詔歸唐,有內附心”[74]。八世紀末,概略在唐貞元年間(公元785~805年),驃王雍羌亦遣弟“獻其國樂,至成都”[75]。“禮樂征伐自皇帝出”[76],獻國樂是驃海內附唐朝的最現實的動作。這引起對唐河山有不妥覬覦的南詔國的警醒。唐大和二年(公元830年)底,南詔兵“逼成都府,入梓州西郭,驅劫玉帛后世而去。上聞之,震怒。”[77]兩年后即唐大和六年(公元832年),又調頭南下,“南詔掠其民三千,徙之柘東(今云南昆明)”[78]唐大和九年(公元835年),南詔軍攻驃國屬國彌臣。“從此,驃國的環境很少見于中國的記實”[79]。

  隨后半個多世紀的時刻里,南詔在西南地域成了近乎無有制約的獨立王國。唐大中十三年(859年),南紹王世隆稱帝,實施全民武裝政策:凡十五歲以上的男人全數征發從軍,田事由婦女接受,恒久舉辦打劫戰役。在從此的十多的時刻里,南詔部隊兩陷邕管,一入黔中,四犯西川。僖宗時宰相盧攜、豆盧琢對南詔之禍咬牙切齒:

  【大中之末,府庫充分。自咸通以來,蠻兩陷安南、邕管,一入黔中,四犯西川,征兵運糧,全國疲弊,逾十五年,租賦太半不入京師,三使、內庫由茲空竭,兵士死于瘴癘,黎民困為盜賊,致華夏杞榛,皆蠻故也。[80]】

  司馬光評述說:

  【南詔酋龍嗣立以來,為邊患殆二十年,中國為之浪費,而個中亦疲弊。[81]】

  總括唐朝西南方疆管理,可以看出,南詔國之以是可以或許從一個馴服中央王朝的處所政權,最終異變為對中國形成極大的危害獨立王國,以至“唐之禍基于南詔”[82],并不是因為南詔國有什么野心,而是客觀形勢使然。唐廷為扶持南詔坐大故意助其掃清限定南詔的其他權勢。同樣的原理,因為沒有其他力氣制衡,南詔又較量順遂地實現了四周擴張,其功效遂成唐之邊患。公元897年至公元902年,南詔“在廣西和四川等地與唐交兵不已,使得唐朝感想難招架”[83]。

  但另一方面,因為南詔比年用兵,南詔“屢覆眾,國耗虛”,唐昭宗天復二年(公元902年),南詔王舜化貞(公元897~902年在位)死,蒙氏政權為鄭氏更替,改國號“大長和”。邊境包羅今云南所有以及緬甸北部那加丘陵和薩爾溫江以東、老撾北部等地。大長和國維持時刻從公元902年至928年,共27年。五代十國時期又有大天興(興源國,公元928~929年)、大義寧(公元929~937年)等短期政權。

  公元937年,后晉通海節度使段思平連系洱海地域貴族高方、董伽羅滅大義寧國,定都羊苴咩城(今云南大理),國號“大理”。轄境今云南全境,四川西南部等地。公元960年,宋朝成立,開寶元年(公元968年),大理致書宋朝廷,要求通好。北宋初期,“宋太祖鑒唐之禍基于南詔,乃棄越巂諸郡,以鮮艷河為界,使欲為寇則不能,為臣則不得”[84],以至“大理益不通于中國”[85]。

  3.從“未遑遠略”到“天戈一指,盡六詔之地,皆為郡縣”——宋元時期西南方疆管理及其履歷

  宋太祖開寶二年(公元969年),段思聰卒,在位十七年,子段素順立。時北面的宋廷為盡力向北防止“乃棄越巂諸郡”,南面的緬甸驃國更是衰滅,這種“出則無敵海外禍”[86]的外部情形,使大理國祚(公元937年至1253年)也相對耐久。可是,在唐末、南宋相對孱弱的汗青前提下,“蒙、段二姓與唐、宋相終始”的耐久存在有用的阻隔了來自緬甸蒲甘王朝的侵襲,擔保了西南偏向在相等長的時期內的不變和安詳。用元人李京的話說就是:

  【云南自古為蜑[87]獠之域。秦、漢以來,雖略通道,然不外發一將軍、遣一使者,以鎮遏其相殘,慰喻其祁懇罷了。所任得人,則乞憐效順;任非其人,則相率以叛。羈縻容易,以暨于唐,王室屢覆,而南詔始盛矣。天寶往后,值華夏多故,力不暇及。五季侵擾,而鄭、趙、楊氏亦復攘據。宋興,介于遼、夏,未遑遠略。故蒙、段二姓[88]與唐、宋相終始。天運勃興,文軌混一,欽惟世祖天子天戈一指,盡六詔之地皆為郡縣。[89]】

  1253年(蒙古憲宗三年),忽必烈遠征云南,“天戈一指,盡六詔之地,皆為郡縣”。大理國亡,其祚長達316年。

  在中國西南方疆的域外緬甸方面,與中國“五代十國”(公元907~960年)內戰同期,緬甸也因驃國衰落而陷四破碎。驃國瓦碎后,緬甸中部和北方也裂變出很多分手的部落權勢,這為新的政治力氣——蒲甘王朝——的崛起締造了前提。

歡迎轉載回鏈: 中國古代西部邊疆南北治理經驗與教訓| 民生網
本頁固定鏈接:http://www.wogx.tw/nipingwolun/901255.html
責任編輯:民生網友

最火資訊

十一选五投注